Hello,
 
不知道你平常下班之後都做什麼?
 
我因為工作時間太長,總覺得醒著的時候都在工作;去年只看了一部電影,除了出國也沒去什麼郊外踏青,所以回想起來不工作的時候大概只有看書和說話。那天跟你通話之後,原本想寫封信給你;但郵寄到德國的時間太久,而我又想以最快方式問候,所以還是email吧。禮拜一後來如何?
 
其實我並非想跟你討論工作的事。或者,我想說的是其實我不是個很好的聽眾啊(在別人需要發牢騷吐苦水抒發內心痛苦的時候,尤其如此),因此對你覺得很抱歉。可能因為我自己是個會很快度過這個階段的人,所以忽略了其他人的感受;在我的世界裡,抱怨超過十二分鐘就是任性(我已經忘了這話是誰說的,好像是某個奇幻作家),所以我總是趕著進入解決或處理問題的階段...這點實在過意不去。我想,就如你說的,解決方法你都知道,而你沒說出口的大概就是希望有人聽聽你的心聲,是吧? 不過,話說回來,我還是覺得,力量只能從自己心裡生出來,別人是無法給的;而我需要從別人口中知道的只有別人為何與我有不同的想法及判斷,其他的就隨風去吧。人生真的苦,可是如何把苦日子過得比較不苦,是我(們)一生的挑戰。所以這個挑戰包含很多東西,工作、家庭、一切的一切,我都是用這樣的想法去面對的。
 

LeeTz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開始本書的翻譯作業之前,恰恰去了趟冰島。
  初上冰河,駕車跨越美洲與歐亞板塊;凝視Þingvellir芒草不生的貧瘠荒原,輕撫黑沙灘拔地擎天的玄武岩柱——每一幕每一景恰恰與瑪麗乘小飛機眺望冰島大地的經驗重疊,讓我得以在文字呈現的既視想像中,細細回味,甚至還能在翻譯過程中,以更貼切的字句傳達身歷其境的感受。
  人生際遇就是這麼巧妙。
  作者將瑪莉進入拉蒙地球觀測所之前的人生故事交代妥當後,曾提問道:「究竟是她的背景影響她日後感興趣的方向,抑或是她的背景引導她循序漸進,讓她更有能力駕馭她早已傾心、深感興趣的方向?」我想,除了學術研究,這個問題也能用來檢視我們的人生際遇;或許永遠得不到正確答案,卻能在反覆思索問題的過程中,探究自己一路以來的選擇,不僅能藉此了解自己何以成為今天的模樣,或許還能形塑自己未來想要擁有的模樣。綜觀瑪莉一生,她雖執抝古怪,但即使處在性別待遇嚴重不平等的時代,仍不曾搖旗吶喊、大力反抗;她只是堅定堅持,運用智慧、智識與能力化阻力為助力,繼續走在自己的路上。
  在閱讀瑪莉的過程中,我不斷想起褚威格的一段話。他說:「為了能真正讀懂蒙田,人們不可以太年輕、不可以沒有閱歷,不可以沒有種種失望。因為唯有這樣的人才知道,在這個充滿烏合之眾的瘋狂年代裡,要始終忠於最內在的自我,需要多少誠實、堅毅和勇氣。」我不知道瑪莉是否有過這些念頭,但我認為這段話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可作為她一生的寫照;是以讀到高齡七十七的她在「國會圖書館國家寶藏特展」開幕之夜,一見她數十年前繪製的海底地圖便哭出來的那一段,我亦心頭眼角一熱,而瑪莉坐在輪椅上仰望偌大地圖的佝僂背影,更成為我對本書最深刻的印象。
  曾有位至親好友說,我的人生只做了三件事,但三件事都做得不錯;其中之一便是翻譯。而瑪麗一輩子似乎只做了一件事(和一大堆「附加」瑣事),但光這一件就做得刻骨銘心、淋漓盡致。
  或許你我的人生都在埋首度日、貫注當下的不知覺中過去,然而或說虛度,卻也踏實。真實的力量來自內心,真正的智慧亦然;心踏實了,路就寬了。

2017.5.21 @Perch


LeeTz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,請輸入密碼
  • 密碼提示:3+2
  • 請輸入密碼: